超越GDP,邁向SDGs!

 

 

未來,我們該如何重新定義社會的成長與人類的進步呢?
採用「永續發展目標 SDG」的17項進步指標,這將會是近代人類史的一大創新與突破!

 

 

1968 年,整整五十年前,美國總統候選人羅伯・甘迺迪,在一次演講中指出為何 GDP 指標無法真實地反映和詮釋一個社會的成長與進步:GDP 既涵蓋了許多負面的經濟價值,像是香菸廣告金額、防盜門鎖數量或是核彈頭的數量;又同時忽略了許多正向的社會價值,像是孩童的健康、公僕的誠信、對弱勢的照顧與對國家的奉獻。GDP 既無法衡量我們的機智,也無法衡量我們的勇氣。最後他以微微諷刺的口氣說:「簡言之,除了生命的價值和意義以外,GDP 可以衡量一切。」

 

以 GDP 來衡量「成長和進步」的確過度簡化了人類的生命價值,也輕忽了人類在生存條件和生活環境所面臨的困境。我們需要重新定義「成長和進步」。

 

二戰後全球經濟以史無前例的速度發展,但許多國家和族群並沒有因此脫貧,因此聯合國在 1990 年開始,積極推動千禧年發展目標 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MDGs),目的就是要協助弱勢社會和族群擺脫貧困。鑑於該目標的侷限,聯合國在 2015 年推出新的永續發展目標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制定了涵蓋 17 個指標的 2030 年永續發展議程。聯合國針對相關指標的制定與更新,就是一個重新檢視和定義「成長和進步」的最佳例子。台灣雖然不是聯合國成員,但我們需要超越 GDP、邁向 SDGs 的意願和決心卻不該輸給聯合國的成員。

 

SDGs 超越了GDP,反映了人類社會需要重新啟動的必要性,系統性地釐清了生態環境、天然資源、經濟活動和社會需求等四大元素的關聯性,重新思考人類邁向永續發展的必要性和責任。落實 SDGs 的關鍵就在於我們該如何加速從線性經濟到循環經濟的轉型。

 

邁向循環經濟,不僅要設計出一套永續和負責任的物質循環,促進就業與經濟的成長,還能同時維護環境與生態的平衡,最後能直接或間接地達成 SDGs 的 17 個指標。因此,邁向循環經濟不僅是落實 SDGs 的槓桿與工具,更是「關鍵策略」!

 

 

作者為循環台灣基金會董事長

 

本文同步刊登於今周刊專欄

 

Please reload

關鍵字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