産業共生在丹麥:1961-2014 將近半世紀的成長和變革: 廢棄、排放物需要資源化, 而非去化

October 26, 2016

 

 

循環台灣」的呼籲:

極大化全台灣廢棄物和排放物的潛在經濟價値

 

(產業共生園區空照圖)

 

產業共生夥伴:

卡倫堡市内有多家的企業夥伴,含世界最大的胰島素生產者、世界最大的酵素生產者、北歐最大的廢水處理廠、丹麥最大的發電廠、煉油廠、法國石膏廠等

 

(產業共生園區內的合作夥伴) 

 

經濟效益:

● 藉由回收、再利用,節省了300萬立方公尺的水

● 每年減少24萬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 15萬噸的酵母,替代了80萬頭以上豬隻所需的傳統飼料中大豆蛋白質的七成

​● 經由二氧化硫去硫化,產出15萬公噸的石膏,取代進口天然石膏。

 

看見丹麥 - 產業共生半世紀的成長和變革

 

漸進式,一步一腳印的產官合作發展模式

 

是世界上第一個運作良好的產業共生範例,抑是工業生態學課本中,節省資源、循環材料工業生產的教材。在該產業共生園區的公家單位、私人企業互相合作,使用彼此的副產品、共享資源:一間公司的殘餘廢棄物被當成另一間公司的資源,在封閉循環中被使用。牽涉超過30項交換關係的有發電站、一個魚塭、一個製藥廠、一個牆板製造廠…他們交易熱能、汙泥、蒸氣、石膏、灰燼和爐渣等。

 

(產業共生園區內資源交換關係示意圖)

 

 

 

想想台灣 - 有點走樣?

找不到推廣和落實「互利、互依、互信、互助」產業共生的腳印

 

其實我們的政府當然也意識到規劃「產業共生」的必要性,因此,環保署在 2006-2008 年間也在鳳林、岡山、桃園和柳營等四地推出了總占地123公頃的所謂生態工業區,Ecological Industrial Park,簡稱 EIP。但是即便這幾個工業區被環保署冠上「生態工業區」的字樣,但是這些工業園區實質上和台灣其他的工業區沒有很大的差別;都是以科技為名進行圈地、賣土地、蓋大樓的短期招商計劃。創造表面上的「政策業績」。

 

「循環台灣」的學習:

甲公司的廢棄、排放物是乙公司的原料

 

邁向「零廢棄、零排放」的產銷系統不但是個好主意,好策略,也是一筆好生意:它有助降低成本,同時提高收入

 

• 企業產銷過程中產出的廢棄物(如下腳料),排放物(如排放水、蒸汽)都是高經濟價值的資源;

 

• 產品有上下游,廢棄物和排放物也有上下游;

 

• 建立企業與企業之間的互信和合作是產業共生的重要條件。(產業共生 Symbiosis 中的Sym 是拉丁文,英文譯為 'Together',或作伙來的意思!)

 

 

「循環台灣」的呼籲:

極大化全台灣廢棄、排放物的潛在經濟價値

 

從邁向循環經濟的角度,

 

• 盤點,同時診斷遍佈台灣各地的即有和規劃中(如選舉中發表的政見)的工業區、農業區;

 

• 分析主要產品、廢棄、排放物的品質和總量,推算他們的經濟產値;

 

• 漸進的推動廢棄、排放物的資源化,整合企業競爭力,同時創造在地就業和創業機會。

 

 

歡迎造訪卡倫堡產業共生網站以了解更多:https://www.kalundborg.dk

 

參考資料

  1. 卡倫堡產業共生 (https://www.kalundborg.dk)

  2. ISTIS,上海情報服務平台,丹麥卡倫堡生態工業園:迴圈經濟下的一個工業發展視角,2006/09/19 (http://www.libnet.sh.cn:82/gate/big5/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3369)

  3. 陳怡靜,中國時報,企業共生 丹麥卡倫堡辦到了,2014/09/11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911000405-260102)

 

 

Please reload

關鍵字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