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環經濟」提供了一個重新反省過去、重新思考未來、重新設計台灣的嶄新機會。
放眼未來20年的挑戰,再怎麼困難,一旦把時間拉長,只要有共識跟決心,就能夠克服困難。

半世紀來,台灣在民主化的路上歷經多次動盪,成功形塑一個高度重視人民自主的政府,但社會大眾卻又不斷批判政府的效能低落,始終期待並依賴一個「無所不為」的政府。這是一個矛盾的社會現象。

要改變台灣,我們需要先改變對政府的期待。在改革這場賽局...

台灣面臨的挑戰不是單純表面經濟發展的問題,我們需要攜手合作,讓逐漸失溫的社會能夠回暖,協助在更深層的社會角落中被「遺忘」的勞工階級,找回有尊嚴的生活,重建相互關懷和慷慨的社會文化。

美國在川普主政下飽受立場分歧之苦,許多美國智庫領悟到 2016 年選舉的結果,其實反映的是數十年累積下來的問題;此時國家需要的,是超越黨派政治的良善對話。

上個月「美國機遇組織」結合「美國企業研究院」與「布魯金斯學...

政府和民間企業攜手努力,落實「循環型」的採購策略;一方面,槓桿公部門龐大的公共採購預算,「投資」有意願轉型循環經濟的國內外企業。另一方面,政府提供誘因,鼓勵民間業者也同時進行「循環型」的採購。

兩年多來,政府如火如荼地推動循環經濟,對很多業者而言,循環經濟不再是一個陌生的議題,也已經意識到轉型循環經濟的必然性。因此,業者期待政府能夠歸零思考,重新檢視和制定有利於推動循環型社會和商業模式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