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對政府的期待,人人有責!

「循環經濟」提供了一個重新反省過去、重新思考未來、重新設計台灣的嶄新機會。 放眼未來20年的挑戰,再怎麼困難,一旦把時間拉長,只要有共識跟決心,就能夠克服困難。 半世紀來,台灣在民主化的路上歷經多次動盪,成功形塑一個高度重視人民自主的政府,但社會大眾卻又不斷批判政府的效能低落,始終期待並依賴一個「無所不為」的政府。這是一個矛盾的社會現象。 要改變台灣,我們需要先改變對政府的期待。在改革這場賽局上,沒有人有袖手旁觀的權利,不能無止境地依賴政府打點一切,每個人都有責任和義務參與。不論你在產、官、學、研、社、媒裡扮演什麼角色,我們每個人都是場上的運動員,也應該是最佳的啦啦隊員,互相勉勵。當人民負起作出良善判斷的責任,有了對於政府正確的期待,一個國家才能夠往正確的方向邁進。 以「邁向循環經濟」為例,政府除了展現熱誠和前瞻的想像力,更要集聚產、官、學、研、社、媒的能量,讓轉型循環家園成為全民共識;如何透過不停溝通、教育與宣導、讓民眾一同行動來落實政策。 以非核家園、節能減碳為例,要解決能資源短缺與氣候變遷的危機,政府在投資、規劃並投入大量資源來建置能資源生產設備時,也應該投入更多的心力和資源來和全民溝通,凝聚共識。尤其是讓年輕世代,都能具有對地球暖化的危機意識,能夠認知到能資源的節約和儲備已經不是一個可有可無的選項,而是未來生活的基礎與價值。 有了全民共識的軟性前提,能資源硬體投資效益才會被極大化。當全民自發性地投入能資源的節約、儲藏與生產,我們會發現要解決潛在能資源短缺的危機,有很多面向可以著手。除了規劃風能、太陽能、沼氣發電等的供給面投資外,更關鍵的是需求面的行動。只要透過系統性診

良善對話,找回社會關懷!

台灣面臨的挑戰不是單純表面經濟發展的問題,我們需要攜手合作,讓逐漸失溫的社會能夠回暖,協助在更深層的社會角落中被「遺忘」的勞工階級,找回有尊嚴的生活,重建相互關懷和慷慨的社會文化。 美國在川普主政下飽受立場分歧之苦,許多美國智庫領悟到 2016 年選舉的結果,其實反映的是數十年累積下來的問題;此時國家需要的,是超越黨派政治的良善對話。 上個月「美國機遇組織」結合「美國企業研究院」與「布魯金斯學會」發佈了一份《工作、技能、社區:為勞工階級找回機會》的議題報告。首頁引用了英國政治經濟學家小彌爾的一段話:「在社會哲學中,幾乎在每個主要的爭議上,不論古今,爭論雙方對於他們所肯定的觀點,都認為是對的;對他們所否定的,則認為都是錯的 ... 如果任何一方能在堅持己方觀點外,採取一小部分他人的觀點,就會使其論述,倡議正確。」 基於這份精神,智庫的研究團隊是由跨黨派、一半左派和一半右派學者共同組成,並花一整年的時間實地探訪鄉鎮社區研究、釐清百姓,尤其是勞工階級實際遭遇到的困境。他們希望藉此讓美國社會更加關注長期被「遺忘」的族群和社區,讓兩大黨採行這些由普羅大眾觀點出發的政策建議。 參與計劃的智庫與專家學者,一改過去以政黨為建言對象的作法,開始以社會科學證據來了解受困區域的百姓,結果發現他們在「反對」陣營身上找到的共同點,反而還多於站在自己同黨同派的極端分子們。這樣的跨黨派合作尋找共同關注的議題的確值得我們借鏡。 解嚴後三十多年來,我們台灣也經歷了一個經濟、社會和文化之間錯綜複雜的變遷過程。全球化讓許多製造業外移,年輕人找不到工作,不敢結婚生子。有了小孩也可能得離鄉就業,令隔代教養成為常態。弱勢

「循環型」採購,加速轉型!

政府和民間企業攜手努力,落實「循環型」的採購策略;一方面,槓桿公部門龐大的公共採購預算,「投資」有意願轉型循環經濟的國內外企業。另一方面,政府提供誘因,鼓勵民間業者也同時進行「循環型」的採購。 兩年多來,政府如火如荼地推動循環經濟,對很多業者而言,循環經濟不再是一個陌生的議題,也已經意識到轉型循環經濟的必然性。因此,業者期待政府能夠歸零思考,重新檢視和制定有利於推動循環型社會和商業模式的政策和法令。但是政策和法令的修訂過程冗長,除此之外,政府還能如何提供誘因,加速業者轉型呢? 政府的公共採購就是一個相當龐大的資源,政府可以有規劃的設計和落實「循環型」的公共採購政策。 2017 年台灣的政府採購決標金額就高達一兆三千多億元,佔 GDP 將近 8%。以歐盟為例,公共採購在歐盟國家更高達 20% 的總GDP。 荷蘭在 2013 年就把政府採購視為重要的政策工具,推動了循環採購的綠色協議,召集了 45 個公私部門,每個單位都要催生兩個循環採購的提案。藉由這種方式迅速累計經驗,三年就創造了 80 個成功案例。這促使了荷蘭政府在循環經濟推動路線圖中,特別強調循環採購與產品生命週期成本的考量,更促使政府採購必須在2020 年前,有 10% 必須採取循環採購。 以辦公傢俱標案為例,希望找到得標商能夠延伸傢俱壽命,還必須滿足材料履歷、容易拆解、使用再生元件、不使用有毒物質、採用永續木料等必要條件。評選標準包含了行動方案、產品的循環性與社會效益,價格反而只佔了 20%,已經不在是關鍵的得標條件 。 這種招標方式,不再是單純的產品採購,而是尋求一個循環傢俱的解決方案。首先是維修翻新既有傢俱的服務,再

轉型循環經濟,別無選擇!

日本世界循環經濟論壇的各國講者一致指出,轉型循環經濟,打造循環型社會是面對氣候 變遷、全球暖化的唯一途徑。台灣應該掌握機會成為推動轉型循環經濟的標竿國家。 上個月和多位台灣業者、學者和研究單位一起參加在橫濱舉行,由芬蘭知名智庫及日本環境省共同策劃舉辦的世界循環經濟論壇。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開幕典禮中指出,循環經濟是「社會再造」的重要議題,日本將以先端的創新技術,重建社會組織,決心領導所有面向的革新。面對全球海洋塑膠的共同危機,日本將從亞洲鄰近國開始,強化各國的連結,共同攜手解決。 日本環境省原田義昭大臣提到人類毀壞環境,帶來了極端的氣候危機,像是愈加頻繁與強大的颶風和颱風、水患等。此時如果我們維持現有的經濟模式,全球暖化是必然的結果。面對未來發展,觀念轉移的的關鍵字是「循環」。人類需要脫離大量生產和大量消費,從倡議「智慧型消費」開始,建立一個「循環型社會」。 芬蘭的環境、能源及住房部長吉莫也斬釘截鐵地指出,唯有轉型循環經濟,世界才有生存的機會,也是達成 2030 SDGs 議程的必要條件。針對全球塑膠污染的災難,芬蘭已採取具體行動,像是提供財務資金支持、發展塑膠精煉、以永續木料取代石化塑料、從廢水中回收塑膠微粒等。更督促重新啟動 WTO 談判,推動循環經濟技術和服務的零關稅待遇等。 論壇的每位講者都語重心長地強調邁向循環經濟的必然性:線性經濟不能,也不該延續下去;我們「務必要」改變、不能「無止境」地消費資源;公部門無法單獨面對轉型,民間需要積極參與,循環經濟是「新生活方式」的先決條件。 回顧三天的論壇,我們肯定國際間的兩大共識:首先,全球暖化持續惡化是無可否認的危機;第二,面對

行政院發布「循環經濟推動方案」

行政院院會 12 月 20 日通過經濟部提出的「循環經濟推動方案」。方案以四大策略與兩大主軸為核心,四大策略分別為「推動循環技術暨材料創新研發及專區」、「建構新循環示範園區」、「推動綠色消費與交易」、「促進能資源整合與產業共生」,兩大主軸則為「循環產業化」、「產業循環化」。 期許透過跨域整合方式解決產業永續發展的困境,並自材料產業開始培育相關人才,讓產業發展從線性經濟轉型為循環經濟,創造產業發展新動力! 欲了解更多台灣循環經濟的進程,請點擊台灣進程! 相關系列文章: 從「五加二」到「五乘二」 邁向循環 從換腦開始! 邁向2035 循環台灣

關鍵字搜尋
文章存檔
最新消息

保持聯繫

聯絡表單

社群媒體

最新消息與活動

最新消息

活動專區

電子報

訂閱

財團法人資源循環台灣基金會

Circular Taiwan Network

10462 台北市中山區敬業一路97號4樓

+886 988-158-667

info@circular-taiwan.org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YouTube Icon

© 2020 by Circular Taiwan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