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零廢棄到循環經濟,蘇格蘭的轉型路徑(下)

從解決廢棄物危機開始,再漸進回歸問題的源頭思考。蘇格蘭政府套用循環經濟中的「產品生命週期」作為思考框架,從產品重新設計、再使用、維修、再製造等方面解析各階段的發展機會,以盡可能延長產品生命週期為目標,最大化資源使用效率。 以產品生命週期為思考框架—「再製造」的機會 Mackie Automatics & Manual Transmissions 是一間位於蘇格蘭格拉斯哥的變速箱再製造公司。公司裡僅有 32 名員工,卻創造了 250 萬英鎊的營業額,目前已經成為再製造變速箱的全球供應商,並有 25% 的產品運往歐洲各地。一切的開始,就在創辦人 John Mackie 注意到,損壞的變速箱時常被人們丟棄而非試著修理之後開始。 Mackie Automatics & Manual Transmissions 擁有完整的變速箱再製造設備,並且能夠進行產品測試 (圖片來源:Making Things Last) 為什麼要「再製造」? 變速箱的再製造過程,包含了拆解、清潔、替換、重組、測試等程序,一個完整的程序須花上約 12 至 14 小時不等的時間處理。變速箱(尤其是自排變速箱)因具有高價值、組件複雜以及技術穩定發展等特性,十分適合用來再製造。再製造的變速箱,除了具有產品價格上的優勢(再製造的變速箱約會比全新的變速箱價格便宜 60% 以上),也因為會大量使用到原本即堅固耐用的組件,所以可以將廢棄物的產出量大幅降低。 從再製造的過程中,也可以透過各項程序思考隱藏於其中的機會。如,在拆解產品之時,可以重新思考產品本身的材質是否具備再生能力、設計構造是否易於維修與拆解,未來可以如何改良?在產品

從零廢棄到循環經濟,蘇格蘭的轉型路徑(上)

英國在 2004 年至 2005 年之間送到掩埋場的廢棄物共計有 2,260 萬噸,如此龐大的數量等同於歐盟垃圾填埋量最低 18 個國家的總和。2007 年的 《每日電訊報》甚至以「歐洲的垃圾箱」來形容當時候的英國。人口僅五百萬的蘇格蘭以飛快的速度製造廢棄物,2009 年就產出了 1,711 萬公噸的廢棄物,每十分鐘所產出的廢棄物量就能足足填滿一個奧林匹克大小的游泳池;光是未被妥善利用的家戶廢棄物,就潛藏了約 1 億英鎊的價值。 廢棄物不僅是蘇格蘭迫切的環境問題,更是嚴重的經濟議題。 蘇格蘭的零廢棄政策 為妥善管理廢棄物、從源頭就避免廢棄物的產生,並有效運用資源,蘇格蘭政府於 2010 年發表「零廢棄計畫」,目標在 2025 年達到 70% 的廢棄物回收率,並於同年最多僅有 5% 的廢棄物被送到掩埋場。該計畫的目標,不僅放在提高蘇格蘭的回收率、限制垃圾掩埋量,並為廢棄物的分流與收集設立新的標準,強調不同材料的分流,盡可能簡化其回復價值的路徑、並減少廢棄物處理設施的能源投入。長遠來看,這不僅是一項廢棄物管理策略,更是經濟與資源管理策略。 在「零廢棄計畫」的背後,蘇格蘭政府想打造的是一個「廢棄物能夠重新被視為有價值的資源、珍貴的材料不輕易被棄置在掩埋場,大多數的廢棄物都能夠被回收再利用」的未來。 「Zero Waste Scotland」協助社會轉型 為了能用更全面的角度協助社會轉型,除了政府部門需訂出策略與規範外,更需要有專門的組織統合相關知識與服務。因此 2010 年 Zero Waste Scotland 在蘇格蘭政府與歐洲區域發展基金(European Regional D

從製造到「再製造」,循環經濟讓機器轉生續命(中)

製造業對於國家的經濟貢獻無可取代,也是滿足人類社會需求不可或缺的產業,但是當天然資源短缺、環境承載力超載,台灣該要如何讓製造業兼顧環境與經濟發展?讓既有的產品「再製造」正是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本篇將會說明推動再製造需要哪些關鍵因素、台灣哪些產業適合發展。 再製造的關鍵因素 製造者收回使用後的產品,恢復其功能,提供與原始相同的服務,要推動再製造,商業模式、回收系統與產品設計是關鍵因素。 商業模式 不論是材料成本或能源耗用,再製造產品都會比新品低,加上市場對於「非新品」的認知,導致再製造產品的訂價須比新品低,才能提高客戶的意願。這讓再製造產品除了單純的販售之外,經常成為廠商搶進系統佔有率的工具。因為一旦客戶採用了系統,很容易就成為長期客戶。上篇提及的 Philips Healthcare 就是一例。 航太業進行再製造已行之有年,勞斯萊斯(Rolls-Royce)則結合了產品即服務(product as a service)的商業模式。 (圖片來源:Rolls-Royce) 基於這樣的特性,再製造跟產品即服務(product as a service)的商業模式可以說是相輔相成。產品即服務,意味著消費者不再購買產品本身,而是購買該產品的服務,產品的所有權保留在原廠商手上。這不僅讓設備廠商能夠輕易地回收產品進行再設計,還能夠有效地收集運轉數據,用來改進未來的產品設計。航太業由於單位零件的高昂價格,發展再製造已經行之有年,但是勞斯萊斯不賣飛機引擎,改賣飛行時數的案例,則說明了再製造在創新商業模式上的潛力。 如同台灣許多隱形冠軍以提供關鍵零組件為經營模式一樣,隨著市場與產品特性的不同,再製

從製造到「再製造」,循環經濟讓機器轉生續命(上)

「您今年的額度已在 8 月 1 日用盡。」 全球足跡網(Global Footprint Network)每年都會公布當年度的地球超載日(Earth Overshoot Day),2018 年,地球超載日落在 8 月 1 日,這意味著我們只用了 7 個月的時間,就耗盡了地球 1 年可以產生的資源量,未來 5 個月裡,我們都過著資源透支的生活。 隨著二戰過後的全球經濟與製造業的蓬勃發展,我們消耗的資源已超出人類歷史上的總和,也帶來前所未有的棲地破壞、溫室氣體排放與廢棄物問題。因此,如何有效地利用資源,不僅是個別企業的成本考量,也是維繫人類經濟發展與環境永續的核心課題。 我們必須讓資源使用效益極大化、環境衝擊影響極小化,並讓產品不會在使用過後就成為廢棄物,而是儘可能地被循環利用。所以,我們需要從源頭重新檢視「製造」的不同可能性,在設計和製造階段,就開始思考產品如何再使用(Reuse)、維修(Repair)、再製造(Remanufacture)和回收再利用(Recycle),這正是實踐循環經濟的主要路徑。 在前一篇文章當中,我已經提及維修其實是循環經濟中最有效率的循環,再製造則是透過完整的翻修程序,不僅有效地延長產品壽命,還能提供跟新品一樣的功能、品質與保固,大幅度地保留了產品與資源的價值。 我們常說臺灣是製造大國,卻是資源小國,金屬、生物質、化石燃料皆仰賴進口,如果能夠使用了大量能資源來製造的產品,能夠透過良好的規劃與翻修,勢必能為臺灣的製造業帶來莫大的效益。因此,「再製造」絕對是臺灣最有潛力的循環經濟模式之一。 再製造的概念和意義 (圖片來源:W. L. Ijomah et al

從「五加二」到「五乘二」

「五加二產業創新政策」為何不直接寫成「七個產業創新政策」? 因為加二「循環經濟」與「新農業」不是產業,而是台灣各個產業進行源頭再造和企業發展時該有的關鍵DNA。 台灣的經濟發展長期仰賴進口資源及以「降低製造成本」的代工模式,面對全球資源耗竭的危機時有著高度風險,長期將成本外部化的發展模式也已無法持續。台灣該如何轉型呢? 政府推動的五大產業創新計劃「亞洲・矽谷、生醫產業、綠能科技、智慧機械與國防科技」,要是繼續依循著現有的線性模式發展下去,仍會遇到同樣的侷限。因此政府將「循環經濟」與「新農業」注入五大產業,除了要在短期內加速五大產業的升級以外,也希望長期帶動台灣各行各業的轉型和再造,更重要的是催生出創新、永續循環型的新產業。由此可見,「加二」是政府更上位、更全方位的國家轉型政策: 一)設計一個邁向零廢棄,和原物料脫鉤以及兼顧內外部成本的「循環經濟」模式:透過重新設計、商業模式、提升能資源效率,能降低原料供應風險,從源頭避免汙染與廢棄物的產生。像是透過「預防性維修」及「再製造」,讓工具機及與引擎延長生命週期。智慧機械與國防產業不僅能減少能資源耗用及供應風險,更能專注在了解客戶需求,成為密不可分的長期夥伴。 二)重新定義和策劃兼顧經濟、環境和生態永續價值的在地、再生型「新農業」:讓農業的經濟價值不再限於糧食、飼料和肥料的生產,更能多元發展,提供其它產業所需的生質原料與能源。發展新農業也需要兼顧到土壤和水資源的復原、環境的淨化和生態的平衡。如,我們能透過「廢棄物資源化」讓禽畜糞尿轉化成沼氣發電與有機肥,將所謂的外部成本轉化成有價資源,為綠能科技帶來動力。也能夠將豬血、豬腸以「生物精煉」

防疫,停止廚餘餵豬!

廚餘成分的不確定性很高,即使以高溫烹煮也不見得能完全消滅病毒; 許多西方國家為了防疫,早就禁止用廚餘餵豬,台灣也該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前幾天看到英國動植物健康署發出的一則文宣,標題是「非洲豬瘟病毒擴散到英國的風險持續升高」,次標題更強調「以廚餘餵食豬隻會散播該種病毒,並且違法」。其實不只英國,許多西方國家為了防止疫情,維護豬隻的健康,保護畜殖產業,數十年前就禁止用廚餘餵食豬隻,尤其是含有肉品的廚餘。 不論是家庭或餐廳,廚餘成分的不確定性很高:除了可能含有感染菌原的生熟肉品以外,也常含有危害豬隻健康的雜物,如不易被清除掉的塑膠品、不織布製成的紙巾、木製和塑膠製的牙籤等。即使農政單位已有規定廚餘要以高於 90 度蒸煮至少一小時以上才能餵食豬隻,但有些病毒在如此高溫下仍能存活,無法杜絕傳染。更何況廚餘是否按程序高溫烹煮,實際上難以把關,成為病毒疫情擴散的風險。 但廚餘該怎麼處理?我們應該從源頭做好廚餘分類,避免廚餘和一般生活廢棄物混雜在一起,導致廚餘進了不該進的焚化爐和掩埋場。高純度、零雜質的廚餘可以經由不同的加工處理方式,製成高價值的產品。除了升級成為有機肥、飼料、生質能和生質材料以外,先進的生物精煉廠可以製造出高值的蛋白質,維他命,胺基酸、脂質等等。廚餘被升級和產業化的背後,蘊藏著商機和在地就業機會;也能避免破壞焚化爐和掩埋場;有機肥料取代化學肥料也是長期復育被汙染的土壤、空氣和水資源的最佳模式。 台灣的農政單位一直都非常重視廚餘對豬隻的影響,也曾經禁止過廚餘餵豬。但即使歷經了近乎毀滅性的口蹄疫災情,台灣社會至今還是輕忽了廚餘散播病毒的風險,廚餘餵豬仍被多數人視為常態。以去年為例

垃圾,你是「關鍵資源」!

當世足參賽者穿著台灣業者用俗稱「垃圾」的回收寶特瓶所製成的環保機能紗球衣時,社會給予業者掌聲。但是,當業者進口回收「垃圾」,他們卻得到噓聲!或許我們該重新認清「廢棄物=資源」的事實。 循環經濟模式中沒有廢棄物,只有品質不純、標示不清,被錯置的資源。為何產業搶著去日本買廢寶特瓶?因為日本分類做得好,瓶蓋、標籤都要分開並沖洗瓶身才能回收。純度高的 PET 在一般人眼中可能還是「廢棄物」,但在業者眼中卻是貨真價實的「產業用料」。今年 PP、ABS 等塑膠及紙漿等原料漲幅達 20% 以上,這些物料價格的波動就是產業的風險。對於 90% 以上原物料仰賴進口的台灣,如何將「垃圾」轉化為關鍵的在地再生資源,已非一個可有可無的選項了! 線性經濟模式,導致原生資源的過度使用,造成了嚴重的環境衝擊,因此世界各國設下減少資源消耗的目標:歐盟計劃在 2030 年提高三成的資源效率,荷蘭更野心勃勃地要提升五成。指標性企業更紛紛訂下目標:蘋果承諾將使用百分百再生能源及回收材料,愛迪達要在 2024 年只使用回收塑膠,IKEA在 2020 年所有家居產品只使用可再生或回收材質,還有更多更多的例子。 許多台灣業者都是上述產業鏈的一環,我們能身處於這個趨勢之外嗎?這是台灣業者的「危機」還是「轉機」? 台灣有著很高的回收率,某些關鍵技術更領先全球,即使碰到偶發的不當事件,我們仍應傾全民之力,以系統化「循環經濟」思維,把資源循環變成台灣獨一無二的優勢,甚至領導世界的標準。 廢棄物資源化每個環節都是關鍵,缺一不可,需要系統性的「政策與完整配套措施」。消費端須落實分類以確保回收品質;生產端需落實企業及生產者責任,採用生

關鍵字搜尋
文章存檔
最新消息

保持聯繫

聯絡表單

社群媒體

最新消息與活動

最新消息

活動專區

電子報

訂閱

財團法人資源循環台灣基金會

Circular Taiwan Network

10462 台北市中山區敬業一路97號4樓

+886 988-158-667

info@circular-taiwan.org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YouTube Icon

© 2020 by Circular Taiwan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