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沒有Nokia,芬蘭誓言 2025 年成為循環經濟領頭羊

Nokia 的榮耀時代過後,芬蘭的經濟也經歷了一波長期的停滯,過去十年芬蘭面臨人口老化、勞動成本攀升等問題,經濟長年呈現衰退狀況。然而內斂的芬蘭人在沈默許久後終於找到了新的方向,下定決心要擺脫疲軟的勢態,即將在 2025 年以循環經濟領導者的樣貌驚豔全球。 芬蘭自從科技巨擘 Nokia 沒落之後一直尋找在國際舞台的定位, 2008 年金融海嘯後芬蘭經濟更顯得疲弱無力,復甦之路一路走來崎嶇巔跛。這個長達半年時間裹著白雪的北國,連年在最幸福國家榜上有名,但是經濟表現長期不如其他歐盟強國, 2015 年時任芬蘭財政部長 Alexander Stubb 甚至稱其為「歐洲病夫」,言談間透露出對芬蘭當時經濟表現的擔憂。 金融海嘯過後芬蘭經濟持續疲軟, 2015 年時任芬蘭財政部長 Alexander Stubb 稱其為「歐洲病夫」,透露出對芬蘭當時經濟表現的擔憂。(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 實際上,不僅僅是經濟發展的困境,芬蘭同時還得面對環境和社會所帶來的衝擊。氣候變遷的影響逐年加劇。今年七月,芬蘭的氣溫創下有史以來單月最高紀錄,熱浪來襲,超市甚至開放給民眾吹冷氣過夜;另一方面,素以均富著稱的芬蘭社會,失業率卻居高不下,甚至在 2016 年突破歐盟平均值,相比於瑞典、挪威、丹麥等其他北歐國家,失業率始終是芬蘭的罩門,種種因素都指向芬蘭政府必須採取行動,轉型勢在必行。 循環經濟成為治國根本 力圖振作的芬蘭政府,在摸索了許多方向之後,評估以循環經濟作為國家未來發展核心,是最適合的方法,從經濟、環境、社會三個層面下手,決心以最少的資源換取最高的效益,提升國家競爭力。於是

2018 蘇格蘭循環熱點限額熱烈報名中

蘇格蘭作為循環經濟的先鋒,曾於 2017 年在達沃斯的世界經濟論壇上,獲頒「循環經濟政府、城市和地區獎」獎項,今年更爭取到 【循環熱點】主辦權,成為繼荷蘭與盧森堡之後,第三屆舉辦會展活動的國家! 承接前兩屆所辦理之循環經濟考察團,循環台灣基金會今年也將於 10 月 29 日至 11 月 1 日舉辦蘇格蘭循環經濟考察團,參加三天的【蘇格蘭循環熱點】國際盛會,並額外規劃一天的延伸參訪行程。 蘇格蘭推動循環經濟三大特色 - Zero Waste Scotland Zero Waste Scotland 是一個主要由蘇格蘭政府資助、推動循環經濟的獨立運作組織,合作對象包含了企業、社群、個人與地方政府。並會針對有需求的地方政府提供客製化的溝通與技術支援;在企業端,也提供如諮詢、借貸及資金協助等,助其往資源高效利用的方向發展。 - 中小企業 蘇格蘭境內有許多中小型企業蓬勃發展,其中生物經濟、製造/再製造、營建、塑膠、食品飲料業等領域更有許多發展循環經濟的典範企業,對於正在發展、或是計畫發展循環經濟的中小型企業,將能藉此機會實際與各產業交流,交換彼此所面臨的挑戰。 - 循環城市 蘇格蘭政府在格拉斯哥所推動的循環經濟,透過選出優先領域、盤點資源流向開始,分析出更有效利用資源的施力點,重新規劃區域內的資源使用方式,讓資源在每個階段都發揮最大價值的效用。對於目前正極力發展循環經濟的地方政府單位,將可趁此機會親身體驗,打造循環城市為格拉斯哥所帶來的改變,並從中獲取發展循環城市的靈感。 三日「蘇格蘭循環熱點」活動 ● 10月30日 會前交流、歡迎招待會 ● 10月31日 Keynote:D

超越GDP,邁向SDGs!

未來,我們該如何重新定義社會的成長與人類的進步呢? 採用「永續發展目標 SDG」的17項進步指標,這將會是近代人類史的一大創新與突破! 1968 年,整整五十年前,美國總統候選人羅伯・甘迺迪,在一次演講中指出為何 GDP 指標無法真實地反映和詮釋一個社會的成長與進步:GDP 既涵蓋了許多負面的經濟價值,像是香菸廣告金額、防盜門鎖數量或是核彈頭的數量;又同時忽略了許多正向的社會價值,像是孩童的健康、公僕的誠信、對弱勢的照顧與對國家的奉獻。GDP 既無法衡量我們的機智,也無法衡量我們的勇氣。最後他以微微諷刺的口氣說:「簡言之,除了生命的價值和意義以外,GDP 可以衡量一切。」 以 GDP 來衡量「成長和進步」的確過度簡化了人類的生命價值,也輕忽了人類在生存條件和生活環境所面臨的困境。我們需要重新定義「成長和進步」。 二戰後全球經濟以史無前例的速度發展,但許多國家和族群並沒有因此脫貧,因此聯合國在 1990 年開始,積極推動千禧年發展目標 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MDGs),目的就是要協助弱勢社會和族群擺脫貧困。鑑於該目標的侷限,聯合國在 2015 年推出新的永續發展目標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制定了涵蓋 17 個指標的 2030 年永續發展議程。聯合國針對相關指標的制定與更新,就是一個重新檢視和定義「成長和進步」的最佳例子。台灣雖然不是聯合國成員,但我們需要超越 GDP、邁向 SDGs 的意願和決心卻不該輸給聯合國的成員。 SDGs 超越了GDP,反映了人類社會需要重新啟動的必要性,系統性地釐

「不循環」的外部和機會成本

以「低成本來創造競爭力」的策略早已不是台灣的優勢。降低成本固然是每個企業的基本價值,但是企業需要發展出資源循環型的營運模式才關鍵,也才符合社會的期待和國家未來的發展。 最近跟民間企業討論政府的產業政策時,有些業者已經體會到循環經濟,是確保企業永續發展的關鍵策略,也開始著手轉型。但有些企業不免還是停留在線性經濟的發展思維與獲利模式,希望政府提供有誘因的產業發展條件,如降低環保門檻、釋出土地,提供穩定優惠的水電和勞力等,來降低企業的「內部成本」,提升所謂的競爭力。 為了呼應眼前企業的需求,政府制定產業政策時,確實會陷入以降低成本為導向的發展模式,把承擔「外部成本」視為政府的責任,持續編列環保預算。但當政府盡全力把「拼經濟」列為最優先工作時,我們是否該停下來仔細想想,國家的產業政策和企業的產業政策有何不同? 以土地使用為例,企業在意的是地點、面積和使用費用是否符合企業的「內部利益」。但是土地釋出對國家政策而言,需要考慮的就複雜多了。土地上所排放出的污染和廢棄物,俗稱「外部成本」該由誰來承擔呢?土地釋出是否符合國土規劃的願景?符合區域發展、民生需求或農村農業的發展呢?是否有更好的使用價值?有哪些「機會成本」?換句話說,這塊土地該如何使用才最符合台灣未來的發展? 再以環保為例,企業關心的是如何減少環保成本。但是政府面臨的問題則不這麼單純。面對污染和廢棄物,當業者無法擔起龐大的環保成本時,誰應該來承擔呢?既有法規和政策足以解決相關的環境問題嗎?哪些政策工具來將廢棄物資源化、商業化、產業化?如何從根本做起,鼓勵企業設計一套零廢棄、零排放的循環型產業營運模式? 在「五加二」產業創新計畫裏,循環

冷能,不該白白浪費掉!

善用液化天然氣中的「冷能」可以帶來三大效益;減少業者的生產成本、提升能源使用效益和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社會對冷卻製程所需的冷能其實比對熱能設施的需求來的高,因此「冷能」的應用價值不容忽視。 什麼是「冷能」?天然氣除了直接燃燒會產生發電用的「熱能」以外,液化的天然氣(LNG)裏還蘊藏著兩種具有高度使用價值的能源:第一種,進口的 LNG,從攝氏零下162度的液態溫度,回升到攝氏15至20度的氣態溫度時,會產生相當多的能源;還有第二種,天然氣從液態還原至氣態時會膨脹 600 倍,產生所謂的膨脹能。這兩種能源就是俗稱的「冷能」,許多製程對冷能需求比對熱能設施來得高,蘊含價值不容忽視。 「冷能」是工業和農業上所需的重要能源。LNG 釋出的「冷能」一般可以直接利用於低溫發電、空氣分離、乾冰製造、超低溫冷凍、海水淡化、空調和低溫養殖、栽培等方面。間接可以用在氣體的液化上,液化的氮氣、氧氣等都是許多產業在生產製程和物流供應鏈上不可或缺的物料。 台灣有多少「冷能」呢?以去年進口 1,660 萬噸的 LNG 來估算,其中就蘊藏近 380MW 的冷能。可惜的是,大半這些冷能會在氣化的過程中消散在海水或空氣中,而被浪費掉。永安與台中兩座 LNG 接受站的平均冷能利用率,估計都不到三成,還有七成之多的冷能等著被善加使用。 台灣缺乏在地能源,因此不論是熱能或冷能,我們都需要好好珍惜。社會應該鼓勵 LNG 的供應業者和冷能的使用業者攜手合作一起規劃,將既有剩餘的冷能資源化,減少浪費。比方說,農委會規劃中的冷鏈物流園區,就應該考慮將既有接收站所產出的「剩餘冷能」,加以使用,來滿足物流園區的「所需冷能」。這種循

關鍵字搜尋
文章存檔
最新消息

保持聯繫

聯絡表單

社群媒體

最新消息與活動

最新消息

活動專區

電子報

訂閱

財團法人資源循環台灣基金會

Circular Taiwan Network

10462 台北市中山區敬業一路97號4樓

+886 988-158-667

info@circular-taiwan.org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YouTube Icon

© 2020 by Circular Taiwan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