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衣服代替買衣服,快時尚也可以轉型循環經濟

過年前大掃除,把不穿的衣服丟到舊衣回收箱;假日沒事,滑滑手機買五件衣服免運費——這是我們的日常生活。但親愛的讀者,您是否有注意到那失控的衣櫃?紡織成衣業是僅次於石化產業全球第二大污染源,你我在追流行的同時,可能都成了製造大量紡織品垃圾的幫兇。想要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個時尚造型,但又不需要買太多衣服,可以怎麼做? 根據英國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2017年發佈的《新紡織經濟報告書》(A New Textiles Economy),從2003年以來,全球中產階級成長與各經濟體人均消費增加,衣物總量成長了兩倍。但同時,全世界的衣物利用率(一件衣服在被丟棄前的平均穿著次數) 卻減少了36%,甚至部分衣服只穿了7 到 10次,就被丟棄。尤其當「快時尚」崛起,價格和流行成為市場主要驅動力,結果是衣物品質下降、衣物生命週期也變短。 目前紡織產業是直挺挺的線性系統,大量使用非再生資源,包括原材料,生產過程消耗的水、能源、化學品,以及包裝材料,而且,丟棄後大部份是採用掩埋或焚燒的方式處理。當消費者購買衣物數量愈多、衣物利用率下降,消耗地球資源的速度就愈快。這些資源與環境成本,在衣服吊牌上卻是看不見的。 自2003年以來,全世界衣物總量成長兩倍;但同時,衣物利用率卻減少36% (圖片來源:新紡織經濟報告書 (A New Textiles Economy),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 舊衣回收後去哪裡了? 報告也指出,所有被丟棄的衣物中,只有14%被回收,多數是被降級使用在其他產業或是作為較低價值的應用,例如抹布或填充物。只有低於1%的材料被重新再製成衣物

循環利用溫網室:多贏模式

颱風過後,破損的溫網室成為台灣農村的常景,等待農政單位編列預算補助農友們的損失。 我們該如何結合溫網室設施業者、農友和農企業,一起面對這種年復一年的現象? 溫網室農業在台灣快速成長,全國超過一萬公頃的農地使用溫網室,卻也面對到颱風的嚴峻考驗。但隨著極端氣候頻率跟強度不斷增加,加上溫網室的強度不足,光一次颱風就能造成超過五千萬的損失。因此農委會鼓勵農民改用強固型溫網室禦颱,補助金額也從以往的三分之一提高到二分之一,預計五年內投入七十億,推動兩千公頃強固型溫網室。 這卻引發了搶建潮,包商不僅忙到沒空修護損壞的設施,更由於原材料遭到壟斷,加上修護跟新建的雙重需求,導致了缺料與漲價的問題。缺乏設計規範與資訊不足,保險也難以究責理賠,常讓農民吃了悶虧。雖然農委會已在研擬相關標準,但當設施商以硬體設施計酬,以省工省料來賺取利潤,自然就不會做更好的設計、選擇更好的材料與工法。缺乏宏觀和專業的評估數據,如抗風強度分級、標準施工法、材料安全係數等,也讓業者難以升級。 在農友吃悶虧、設施商無法升級,農政單位備受各方壓力的「多輸」狀況下,如何設計出「多贏」模式呢? 我們可以照循環經濟的精神設計出創新的商業模式:農民和農企業並不需「擁有」溫網室,而只要「享用」這些設施所提供的防風、溫溼度控制與環境監控等「功能」。在此模式下,農友和農企業不需「購買設施」,而是以租用地模式支付「使用服務」費;設施業者則以「服務、諮詢與技術升級」來贏得客戶的信賴。農友和設施業者對溫網室的品質要求會是一致的;耐久的設備、模組化的設計,容易維修與移地使用,大幅延長使用壽命,減少資源浪費,落實產業升級與轉型! 「循環型」溫網室設

當我們只用手機,不買手機

蘋果在美國推出月費制手機,形同消費者購買的是產品的「使用權」而非「擁有權」。 這種商業模式是企業邁向循環經濟的開始,台灣的手機供應鏈業者準備好轉型了嗎?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為了要賣出更多的產品,廠商刻意讓產品在使用一定時間後就會壞掉。這種所謂的「計畫性汰舊」(planned obsolescence)讓大量資源被製成產品後,又迅速成為廢棄物,導致當今環境衝擊與資源耗竭的全球危機,這正是循環經濟可以翻轉的現況。 以人手一支的智慧型手機為例,使用了三十幾種元素,使用了大量的能資源與勞力,平均壽命卻只有二十六個月,形成大量的電子廢棄物問題。縱使其中眾多零組件,都還有高度的利用價值,但由於產品設計與回收系統的因素,導致這些資源都只能打碎成為降級的材料,或淪為廢棄物去化處理,造成二次汙染和資源浪費。 問題根本在於「產品擁有權導向」的商業模式:賣得越多,才能賺得越多,所以要仰賴計畫性汰舊來維持獲利。要打破這個困境,我們必須要歸零思考,了解到我們實際上的需求並不是產品的「擁有權」,而是「服務機能」而已。 當使用者僅僅購買手機的「服務」,而非購買手機這項「產品」時,手機能夠提供服務的期間越長,也就代表廠商的獲利越多;因此手機要被設計得堅固耐久,並容易被拆解、維護,以延長生命週期。 由於廠商掌握了產品所有權,所以在取回生命週期結束的手機後,透過先前優良的設計與工序,讓大部分零組件能直接被使用在下一支手機上。無法直接使用的零組件,也能輕易又友善地被分解,達到一○○%回到原物料的供應鏈內,為手機「從搖籃到搖籃」的一生負起完全的責任。 蘋果在美國推出月費制的服務,這個模式可以以減少新原料的開採,改

邁向循環 從換腦開始!

企業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要有培養追根究柢、找出問題後再行動的習慣。不能故步自封、關起門來想像未來,要有主動向外尋找助力和合作機會的動力。要創新,需要有珍惜多元經驗的胸襟。 我認識的一些企業領導者,當他們開始推動企業轉型,試圖把循環經濟的精神、理念和想像帶入企業內部時,往往會碰到相當大的阻力,甚至於反彈。一般企業內的同仁對改變與新事物都會有所保留,採較保守的態度,尤其在傳統線性經濟的模式下相當「成功」的大型企業,內部抗拒變革的力量,有時會更大於中小型企業 。 以荷蘭的飛利浦公司為例,他們的領導者很早就意識到,企業需要邁向與原物料脫鉤的商業運作。因此飛利浦多年前就開始構思和推動,以「販售照明時數」的服務型模式來取代「販售燈具和燈泡」的傳統模式。但礙於內部部門無法快速擺脫過往「線性的企業文化」,經過相當漫長的時間,才終於在近幾年開創了以「照明即服務」的循環型、創新型商業模式,史基浦機場也成為飛利浦一個熱門成功的案例,甚至還將百年歷史的燈具部門切割出去! 推動零廢棄、零排放、零事故,提高資源效率,廢棄物百分百資源化,引進無毒材料,重新設計產品,或改變商業模式等行動策略時,都會遇到內部的質疑和阻力,被同仁認為不實際、不可能、不划算,服務型的商業模式不可行,以消費者就是想要擁有權為由而拒絕改變。 企業如何面對這些挑戰? 企業要徹底轉型,就要把循環經濟的精神內化至企業的「核心價值和文化」中,讓「系統性思考和設計、多元創新、跨業合作」的價值在公司內部發酵、生根、萌芽,才有機會化理念為行動,創造實質效益。 (一)以長期治本和系統思惟,取代短期治標和局部型的解決方式:以減少廢棄物為例,要從源頭

與「循環經濟」有約

過去五年來,許多國內外企業開始把循環經濟的邏輯、思惟和原理納入轉型的發展藍圖上。 在這些「循環型企業」身上,看到的七大特質,則是通往嶄新產業生態的真正關鍵。 一、關心消費市場和科技的大趨勢:它們會積極掌握這些變化,除了應用新科技進行研發,更會積極地在「以使用權取代擁有權」的服務型消費文化中,找出消費者真正需求,尋找創新和可能的商機。 二、不停進行產品再設計:它們會結合客戶及一群前瞻型的設計師,攜手設計和研發出符合、甚至於超越,不同國家與市場對產品和材質所訂定的法令規範。並透過模組化,讓產品具有易拆解維修,易回收、零廢棄、零排放等循環特質。 三、選擇高度循環、安全、安心的材料:價格將不再是它們唯一的考量,循環型企業會避免使用有害的添加材質,優先使用在地和再生型的材料,簡化材料的組合,以方便回收處理和再利用。因應原物料短缺的大趨勢,這些企業會逐步降低對材料依存度,也會積極和供應商合作,引進替代性的永續材料。 四、以「三零製程」為目標||零廢棄、零排放、零事故:它們能體會到產品製造過程中對環境、生態的破壞,以及對人民健康的危害已不容簡化為「成本或利潤」的增減。他們視「邁向三零」為一種責任,也知道單一企業體無法獨自做到,惟有靠異業合作和政府的政策支持,才能達成「三零製程」的目標。 五、積極將副產品(俗稱廢棄物)資源化:它們都理解「廢棄物」是錯置的資源,是企業花大筆鈔票買進、再花大筆經費請人處理的資產!經由收集、分類、尋找合作夥伴,化廢棄物為資源,不但是個好主意,也是好生意。 六、發展創新、前瞻的商業模式:它們從高汙染、高資源依賴的生產,轉向高服務含量的循環經濟商業模式。它們視循環經濟為

關鍵字搜尋
文章存檔
最新消息

保持聯繫

聯絡表單

社群媒體

最新消息與活動

最新消息

活動專區

電子報

訂閱

財團法人資源循環台灣基金會

Circular Taiwan Network

10462 台北市中山區敬業一路97號4樓

+886 988-158-667

info@circular-taiwan.org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YouTube Icon

© 2020 by Circular Taiwan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