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勵化學品用「租賃」的

我們看到一個「以使用取代購買」的趨勢。不賣燈泡,而提供照明服務; 不賣飛機引擎,而以飛行時數計價;化學品的使用也可以用「租賃」的! 我們生活中大多數的產品在生產過程中,都會使用到各式各樣的化學品,像催化劑、溶劑、研磨液、清潔劑等,都是製程中所不可或缺的。這些化學品被使用後,絕大多數的業者都會花錢請具有專業知識的回收業者妥善加以處理,但有些業者為了省成本或貪一時之便,會隨地傾倒,嚴重破壞了環境和生態。 從永續的角度來看,廢棄化學品帶來的污染是應該,也可以被避免的!使用後的化學品經過良好處理,不但能再次成為高值的化學品,業者還能從「廢棄」的化學品中萃取貴重元素。以晶圓生產過程為例,將使用後的廢硫酸純化,取出裡面的銅,變成硫酸液和可作為靶材的純銅來循環使用,大大地提升了資源使用效率。 以循環經濟的精神來看,化學品「使用者」其實並不需要以「買斷」的模式來擁有這些化學品,因為業者只需要「使用」化學品所提供的功能,使用業者可以改採用「化學品租賃(chemical leasing)」的服務模式。 化學品從「賣斷」變成「服務租賃」的商業模式,對供應商而言會是一大挑戰,但也是一個轉型的契機。傳統賣越多賺越多「以量計價」的模式,變成以提供「服務功能」來計價後,供應商可以用更少劑量來提供同等功能,減少原物料需求。租賃服務模式,有益供應商建立高技術成分、高附加價值的核心能力,墊高競爭業者的進入門檻。 國際上已有許多廠商採化學品租賃的先例,以 SAFECHEM 汽車金屬製品的洗劑為例,傳統的販售模式每年消耗30噸溶劑,產生25噸有害廢棄物。改用化學品租賃模式後,租借整套清洗機台與洗劑給使用者,讓洗劑可以

節約資源:我們該有的集體承諾

上周張景森政委面對深澳電廠爭議,表示「只要北、北、基、宜、桃5縣市承諾節電10%,就可不蓋深澳電廠。」雖然這則新聞引來許多不同的聲音和批評,但是我看到的是能源政策持續改革的一道曙光。 行政院這次用簡短的論述道出節約用電的必要性,讓「節約用電」成為社會的熱門焦點,值得肯定與期待。即使不同政治立場的批判和地方利益的爭議仍會持續,政委的論述打開了一個良性、更寬廣和具建設性的對話空間。針對能源政策背後可能還不盡完善的規畫、可能偏頗的「社會價值」,台灣社會可以持續進行集體的省思。我們期待化危機為轉機,再次廣納和凝聚社會意見,讓能源政策更完整,更具前瞻性。 首先,在能源議題上,一個永續的能源政策,需要兼顧供給、儲能和需求三大面向,缺一不可。過去十幾年來,台灣的產官學研絕大部分聚焦在探討再生能源的產能擴充和儲能技術的研發,只有少數人認真地從減少用電需求來尋求解決的方案。「節約用電」應該是能源政策的關鍵策略和未來的主流價值! 長久以來,台灣在電力、水資源等民生基礎的問題總是避重就輕,政府避談水電價的問題,唯恐物價上漲惹得民怨載道或拖累經濟。事實上,台灣在二○一六年的民生用電電價排名全球第二低,工業用電電價全球第七低,低廉的電價也讓大家疏於節約。事實上,節約能資源促進的生產力,提升能資源效率的技術,讓我們在資源日漸貧乏的全球趨勢下,深化競爭力。 另一方面,台灣每個電廠的興建,都不該被「區域化」。不論電廠坐落於哪個角落,利與弊都該由全民來共同承擔。打造循環台灣的旅程中,我們需要重建相互尊重、共生共榮共享的「社會價值」、利人即利己的「慷慨思惟」。節約用電應是全民對落實乾淨能源和非核家園的「集體承諾」

新農業,從復原大自然循環開始!

「水、空氣、土壤和生態」的復育是保障農民生計、活絡農村和打造永續農業不可缺的核心價值, 是政府推動「新農業」和「循環經濟」的關鍵策略。 「一個國家摧毀它的土壤時,也將摧毀它自己。」——美國前總統羅斯福 長久以來,台灣社會面對水和空氣被汙染缺乏危機感,但殊不知更嚴重的,是土壤被侵蝕、鹽漬化、酸化和汙染。幸好近十幾年來,面對「生存環境」所遭受的破壞,台灣社會已經有較深刻的反省。 英國《衛報》最近有篇令人眼睛一亮的報導「英國農夫首次被賦予保護土壤健康的責任目標」,指出面對土壤貧瘠、土地肥力和地力持續銳減,英國將制定「健康土壤」政策,企圖在二○三○年前恢復全英國土壤的健康。聯合國數據也指出,全球已有三分之一的土壤退化,估計只剩下六十個收穫期,之後土壤會退化到不夠養活地球上的動植物。 台灣該如何推動呢?第一要務就是建立全國性的水、空氣、土壤和生態的監測資訊網,然後訂定預計達成的目標。只有量化的政策指標,才有落實的可能。接下來,我們需要根本地檢視許多「慣行農法」的迷思與缺失,像是大量種植單一作物才有經濟效益、使用化肥與農藥才能提高產值等等的慣性思惟。我們需要重新設計一套兼顧我們的「生存環境」和「農業產能」的循環型農耕模式: 一、採天然的方法,有效管理蟲害和肥分,避免農藥及化肥破壞土壤與其中的微生物群。 二、避免過度翻土和土壤壓實,免得加速有機物的分解和流失、破壞有益土壤微生物的棲息地。 三、定期添加天然有機質來改善土壤結構,增強保水、保持養分支持微生物群的能力。 四、採作物輪作與種植多樣化的農法:每種作物都有獨特的根結構和土壤殘留物,多樣化的農法和土壤微生物可幫助控制害蟲數量、減少雜草和疾

種出資源、種出驚豔的農村文化

300多年前英國文學家山繆・強森就提醒我們:「農業不但帶給國家財富, 它帶給國家一個唯一可以稱作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財富。」一語道盡了投資發展「新農業」的必然性。 台灣的天然資源貧瘠,八○%以上原物料仰賴進口。我常開玩笑形容「廢棄物是台灣唯一的在地資源」,但其實農業更是台灣在地資源的來源。過去我們將農業單純視為食物、飼料和肥料的生產,實際上,農業所能提供的潛能,遠遠超乎我們想像! 以一頭豬為例,除了肉品還有什麼價值呢?豬糞尿可以產生沼氣能源,剩下的沼渣、沼液做成肥料,回歸農業使用;豬鬃能做成刷毛,血液和豬腸除了做成豬血糕與四神湯外,更能製成血清與縫線!丹麥養豬業已經發展出超過一八○種的產品,除了豬叫聲之外,整頭豬都有經濟價值! 其實這就是「五加二」發展政策中「新農業」的精髓:不局限於食物、飼料和肥料,只要產官學研攜手合作投資「生物精煉」的發展,就能讓農產品加值,成為再生能源、肥料添加物、醫療藥品、創新生質材料等產品,帶給地方無限商機和就業機會。 新農業更蘊含「零廢棄、全利用」的目標,其實所謂的「農業廢棄物」都含藏著豐富的生物質,能夠萃取大量價值!甘蔗採收利用完的農廢就是如此。製糖後所產生的蔗渣,搖身一變成為太空包,種完菇類後又可再化作堆肥。只要我們善加規畫,農業本是一個零廢棄的循環經濟體! 此外,打破「人定勝天」的迷思,以生物和生態為師,「道法自然」的仿生研究會帶來科技創新,也該是台灣「新農業」發展的範疇。 可見,新農業會讓農村文化更驚豔。農業的根本在於維護人和大自然之間相互依存的關係,確保大自然擁有喘息空間,打造清淨友善的生活環境。為了實現新農業帶來的多元價值,我們只要負責任地

推動循環經濟真正的「基礎建設」

打造零廢棄、零排放的台灣,要從徹底改變我們如何看待「廢棄物」開始! 觀念改變、知識累積和社會共識,才是推動循環經濟的「基礎建設」。​ 無可否認,近兩百年來的工業革命,的確帶給人類前所未有的進步和便利,但從「開採→製造→使用→拋棄」的線性過程中產出的「廢棄物」,對生活環境所造成的汙染也是不爭的事實。有鑑於此,「邁向零廢棄」已經是許多先進國家的共識,將「廢棄物」用「被錯置」資源的角度來看待。 幾年來,國內外媒體多次報導肯定台灣「廢棄物回收率」超越五○%的成果,但是讚許的背後,我們可能掉入高回收率等於高效環保成果的迷思。我們需要實事求是,正視廢棄物的三個基本問題:定義、來源、去處。 一、定義:什麼是「廢棄物」? 某些製程中產出的副產品,礙於法規的認定,業者不但要花大錢請處理業者以「廢棄物」來處置,也因此失去了資源活化的商機,可以說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因此我們需要「重新定義廢棄物」,鼓勵企業主動將其資源化與商業化。 二、來源:廢棄物的量與質? 不論是民生、農業或工業廢棄物,我們都需要知道這些廢棄物來自何處?出自於哪些企業和產業?總量多少?品質如何?含有哪些主要成分?如何被「製造」出來? 三、去處:廢棄物去了哪裡?是如何被處理的? 因為是「廢棄物」,因此「去化」是回收單位和業者的傳統處理思惟,但是往往令人擔憂的是,某些單位和業者可能並不具備有效處理的能力,導致「降級處置 Downcycle」甚至造成二次汙染 。 我們需要更完整地盤點和診斷所有廢棄物的來源、潛在價值及處置方式,然後從中幫助業者減廢,協助研發和投資「升級處置 Upcycle」的能力,創造價值。 台灣邁向「零廢棄、零排放」,需要

開啟無限的想像力和可能性

最近一位舊識問我:「我已經翻過你寫的《循環經濟》這本書了!但是我還是很好奇, 到底循環經濟哪裡吸引你?為什麼台灣要推循環經濟呢?」 循環經濟會吸引我,不在於背後是否隱藏著解決眼前困境的「答案」,而是它讓我看到解決困境的「可能性(Possibility)和想像空間(Imagination)」。 當線性經濟讓我們的經濟、生態、環境,甚至政治陷入滿布荊棘的紛爭時,循環經濟為我們開啟一扇「發揮想像力」和「探索可能性」的大門。簡單來說,邁向循環經濟,讓我們能擺脫過去,大膽地想像未來,從失望和危機中尋獲希望和契機。尼采曾說,即使只是「一個想法,甚至是一種可能性,都可以震撼我們,改造我們。」 邁向循環經濟不但會擴大「經濟能量」,也會激發每個關係人的想像空間,促使歸零思考,進而勾勒出不同的未來。以一般消費大眾和傳統產品製造業者為例,對他們而言,展望未來,何謂「更好的生活方式」、「更好的商業方式」? 想像我們能生活在一個水資源和再生能源皆會被一○○%循環再利用的「零廢棄」環境時,當我們在嚴冬泡熱水澡,不用擔心浪費能資源及衍生的空汙、水汙,不用掛慮自己的行為是否造成氣候變遷,而可以盡情享受泡熱水澡的愉悅,不再有罪惡感!這應該會是一個相較豐足、更好的生活方式吧!因此,嚴格來說,「零廢棄的台灣」本身不是目的,它其實是優化我們生活品質的重要條件和策略。 想像如何讓「生產業者轉型成服務型業者」?在循環經濟下,企業的營運模式可以和原物料脫鉤,減低仰賴原物料風險和擺脫一次性產品交易模式的局限。循環性的營運模式能讓業者與客戶建立長期的服務關係,讓企業更能掌握市場脈絡與客戶的需求、持續創造附加價值,讓單純的客戶關

邁向2035 循環台灣

如何根除社會資源失衡和短缺的問題?想像20年後的台灣,要給下一代什麼承諾, 抱持凡事皆可為的態度,解決方案的可能性就會浮現。 過去幾年很榮幸受邀在許多場合分享「循環經濟」,我多次以「邁向二○三五循環台灣」為題。很多聽眾好奇,為什麼是二○三五? 你是否想過,今天出生的孩子,二十年後要面對怎樣的社會?翻開新聞,看到環境惡化、生態失衡、貧富差距、資源短缺、氣候變遷等各層次問題,我不禁更著急,我們要留給下一代怎麼樣的台灣? 工業革命至今的「線性經濟」,其實是種退化型的經濟模式,正是造成以上問題的結構性成因!「大量使用資源、快速生產及刺激消費」被視為帶動線性經濟成長的唯一動能。在這樣的本質之下,「利益私有化,成本公有化」成為常態,業者努力創造盈利,面對產品製造、生產和使用過程對環境的負面衝擊顯得無感,即使資源失衡和短缺已成必然,社會大眾經常各持己見,造成許多衝突及紛爭。 我們需要一個截然不同的經濟發展模式,根除和矯正百年來線性經濟累積的問題,打造嶄新、正向的發展途徑。我們不能持續地以舊模式、舊思維來面對未來挑戰。「循環經濟」就是這個新的、再生型的經濟模式。換句話說,期待不一樣的未來,就要從凝聚不一樣的價值、做不一樣的事開始!你或許會問:「會不會太理想,太樂觀了?」但我認為,堅持理想,把達成目標的時間拉長,不圖捷徑,一切皆可為! 過去幾十年來,和企業或公部門探討時,我深深體會,若限於一、兩年,甚至長至五年,就想達成理想和目標,常得到「不可能」與「做不到」的答案。但當我們用十、二十年來思考,看到的世界就會不同,解決方案的可能性就會浮現,帶來正向的思惟和可能性。 今天台灣整個社會急於尋找亮點,

「知識和智慧並重」的循環台灣

二十世紀知名的生物化學教授和科幻小說的作者,以撒·艾西莫夫就曾經說過「當今生活中最悲哀的是,科學累積知識比社會累積智慧來的快。」如何有智慧的引領知識的累積是我們眼前的關鍵挑戰。 近幾年來,各大報章雜誌的標題,不是大數據、AI、機器人、工業和農業4.0等新知識和科技的發展趨勢和商機,就是「智慧」這個、「智慧」那個的!在不斷的累積新知識和發展新科技的同時,我們已經無意識的把「知識、科技」和「智慧」劃上了等號!忘了知識/科技和智慧的差別;「知識、科技」反應出我們對周遭人事物的認知和瞭解程度,「智慧」展現的是我們對生活、生存和生命價值的判斷和選擇能力。 19世紀中葉的工業革命,加上20世紀初石化產品的普及化,各種應用科技知識的累積,帶給人類巨大的影響:創造了前所未有的物質享受;也使得人類的精神文化與價值觀遭受巨變;更成為破壞自然環境中最主要的根源。半個世紀以來,在台灣,我們的政府與民間大力投入發展「石化科技」和「資訊科技」,創造了台灣經濟奇蹟,帶來豐沛的物質生活,大大提升生活品質。但是社會和自然環境也相對應地付出代價,生態遭受破壞、空氣和水受到污染。 過去已有許多有識之士,對「知識、科技」凌駕「智慧」的現象表達憂心。化學的知識發展,催生了綠色革命,大量地使用農藥與化肥,導致農業工業化。1940年英國知名農藝學家霍華爵士出版了《農業全書》,預言這將帶給人類四大危機:農地文化失衡、大地反撲、新細菌持續繁殖、大自然土石流氾濫。 2006年美國記者麥可.波倫在《雜食者的兩難》一書中,指出農業工業化建構在工業革命「極大化單一經濟效益和物質價值」的論述上,缺乏多元思考,其單一農作物耕作模式,雖然有

每個人都可以實踐的循環經濟:從維修開始(下)

你家的電器如果不運轉了,你知道該怎麼維修或是能找誰維修嗎? 事實上,國內有許多維修能量,像是臺北萬華的「南機拌飯」小家電維修團隊,由一群愛物惜物的年輕人組成,定期辦理免費的家電健檢活動,只要事先報名,就可以攜帶有問題的家電,請現場的維修志工檢查,也可以讓志工從旁指導,自己動手修理。許多維修志工也是從零開始,邊做邊學,逐漸培養出維修能力,只要營造出這種環境,自己動手維修真的不難。 更難能可貴的是,維修過程需要溝通與討論。有時候在深入瞭解後才會發現物品背後的故事,許多來維修的年長者也可藉機與年輕人互動。曾經有位老奶奶帶著一個玩具鋼琴去修理,她告訴維修志工,這鋼琴是女兒小時候的玩具,雖然按琴鍵已經發不出聲音,但她還是好好保存著,仿彿保留著這份美好的回憶。因此,修好鋼琴的意義便超越了物品本身價值,維修不只是重新賦予物品生命,更串聯起了情感的交流。 可惜的是,臺灣的維修風氣並不盛行,主因大概在於維修資訊缺乏整合,以致人們不知道怎麼修或者沒有工具可修,若是要找維修點也不好找。因此,若想要鼓勵維修,必先解決這個難題,打造對維修有善的環境。 維修資訊整合網站 許多物品的維修並不困難,只要指示充足,人人都可以成為維修達人。以國外知名維修網站 IFIXIT 為例,最初以手機拆解發跡,讓人瞭解手機殼下的零件,並提供相關維修資訊,尤其是它接受民眾投稿,因此該網站上如今也有包含手機、相機、家用電器等多達 9 千多種設備之維修指南。 使用者可在上頭找到 3 萬多本維修手冊、10 萬種解決方案。反觀國內,民眾雖可在網路上搜尋到許多維修資訊,但由於太過分散、缺乏整合,導致想動手修理的民眾無法及時找到解答,降低

每個人都可以實踐的循環經濟:從維修開始(上)

中國作為全球最重要的廢棄物進口國,自2018年起正式禁收「洋垃圾」,此舉無疑對過去仰賴中國接收垃圾的歐美各國投下一顆震撼彈。當廢棄物無處可去,造成的不只是環境問題而已,新聞上可看到一些企業營運受阻,甚至影響到原物料價格。垃圾危機著實引發了全球回收鏈改革的聲浪,但我們究竟有什麼解方呢? 在現行的線性經濟發展模式下,各式物品壽終正寢之時就被當作廢棄物丟置,於是全球廢棄物產量持續攀升。依據聯合國2017年全球電子廢棄物監測報告顯示,2016年全球電子廢棄物產生量達4,470萬公噸,相較於2014年增加8%,相當於4,500座艾菲爾鐵塔,是各種廢棄物中增加幅度最大的種類,預計到2021年,全球電子廢棄物將達到5,220萬噸。那麼臺灣的情況又是如何呢? 雖然目前台灣的家戶資源回收率可說是全球的模範生,但由於缺乏土地資源,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嚴重不足,預計2年內將達到飽和。在垃圾無處可去的情況下,看來唯有從源頭減少廢棄物的產生,有效地利用資源,才是解決垃圾危機的根本方式。 為此,將線性經濟改造成「循環經濟」,使得物品不再被當作廢棄物,而是未來的資源,這種思維逐漸成為當今的顯學。循環經濟從根本上讓經濟發展與環境衝擊脫鉤,透過工業循環與生物循環2種方式,物品在消費過後可透過不同路徑回到使用者手中,路徑越小表示消耗的能資源越少,其中最小且最有效率的路徑,就是維修! 循環經濟系統圖(圖片來源:循環台灣基金會 ) 先別丟!它還有救,維修讓物品起死回生 物品被丟棄後,要經過收集、拆解、精煉等過程,耗費大量能資源與勞力才能回到原料形態,再經過加工、組裝、運送等過程才能重新回到賣場。然而,我們其實有更聰明的作

產業共生在英國:英國糖業集團Wissington糖廠

介紹 (Wissington factory內之汽電共生設施。來源:British Sugar。) 英國糖業集團(British Sugar Corporation)將製糖過程中所產生之副產品使用於不同層面,包含電力、生質燃料、動物飼料與肥料等。2007年,該企業啟用位於諾福克郡(Norfolk),英國第一座生質乙醇發電廠Wissington factory,其同時也是目前歐洲最大的糖廠與世界上最大的甜菜糖廠。它通常每年生產40萬噸糖、35萬噸甜菜漿和7萬噸生質乙醇等產品。 該糖廠具有廣泛的能源整合功能,可將糖液蒸發器產生的熱量回收,用於英國糖業之園藝業務。此外,藉由高溫與其它農業廢棄物,進行厭氧消化,可產生甲烷作為燃料。經由廠區內之汽電共生系統,可使工廠能源需求降至最低,確保工廠生產生質燃料時,產生最低碳足跡。 特色 工廠運作目標:將原材料轉化為可持續產品。 (Wissington factory產業共生圖。來源:British Sugar。) 甜菜加工:加工第一階段涉及清潔,過程中甜菜表面之土壤、石礫會被分離、乾燥、篩選和混合,最終作為表土與石材,可銷售給建築、園藝業者進一步使用。 製作動物飼料:乾淨的甜菜被切成細條,與熱水混合以提取糖,剩下的甜菜纖維在機械壓制、乾燥後,被壓縮成粒狀,作為動物飼料散裝出售。每年英國糖業生產與銷售超過16萬噸的動物飼料。 樹脂分離:在甜菜糖份被萃取結晶成糖後,殘餘糖漿與來自其他工廠的糖漿將一起通過樹脂進行分離。主要產生三種物質,分別是糖流(sugar stream)、含甜菜鹼成分的氨基氮流(amino-nitrogen stream)與主要為

新增西班牙、義大利及中國之循環經濟進程

(西班牙循環經濟模式圖) 越來越多國家對於循環經濟發展出具體的政策目標與行動計畫,我們最近為大家新增了西班牙、義大利及中國等國的循環經濟進程,詳細內容請見本網站之「國際進程」網頁,簡述如下: 1. 西班牙 西班牙政府2018年發佈循環經濟策略草案(España Circular 2030),預計達成11項策略目標,包含減少非再生資源的使用、加速有關產品生命週期的分析與制定Eco-design的標準等。 2. 義大利 義大利政府於2017年發布一份報告——「義大利邁向循環經濟模式」(VERSO UN MODELLO DI ECONOMIA CIRCOLARE PER L'ITALIA),這份循環經濟戰略報告由義大利環境部與經濟發展部發表,旨在提供循環經濟的概述與闡明義大利在這項主題的戰略定位。 3. 中國 2017年中國國家發改委、科技部等14個部門,根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三五規劃綱要」,共同制定「循環發展引領行動」。希望建立綠色循環低碳產業體系、城鎮循環發展體系、新的資源戰略保障體系及綠色生活方式。該行動於工業部門重點策略與措施主要涉及綠色設計、清潔生產、資源再利用、園區改造及共享經濟。 更多詳細資訊與不同國家之循環經濟進程,請鏈結「國際進程」網頁。

新增循環經濟「標準認證」頁面

目前國內、外,主要的循環經濟標準認證系統,到底有那些呢?我們為您整理於資訊平台的循環經濟標準認證頁面之中,主要有以下四項標準認證: (四項循環經濟標準認證) 1. BS 8001 英國標準協會 BSI(The British Standards Institution)於2017年5月正式發布全球第一個組織實施循環經濟原則之框架及指引「BS 8001」。 2. Circularity Facts Program 優力國際安全認證 UL(Underwriters Laboratories)於2018年3月正式推出「循環經濟係數認證計畫」(Circularity Facts Program),以評估企業從線性經濟轉型到循環經濟所做的努力。 3. Circularity Indicators 歐盟執委會之Life Programme出資,由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與Granta Design執行開發出一套方法與工具,稱為循環度指標(Circularity Indicators),以分析、評估其設計及產品的一系列環境、監管和供應鏈風險。 4. Cradle to Cradle Certified(TM) 2002年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 C2C)概念被提出,隨後發展出搖籃到搖籃認證標章。申請認證者需透過MBDC或EPEA公司申請認證,並由美國 Cradle to Cradle Products Innovation Institute 稽核及發證。 更多詳細資訊請鏈結循環經濟標準認證頁面

最新線上課程:循環經濟的工程設計

(Engineering Design for a Circular Economy 課程簡介影片) 最新的循環經濟相關課程出爐了! 由荷蘭台夫特大學(TU Delft)在edX所開設的免費線上課程「循環經濟的工程設計」,課程以工程設計為主軸,著重在發現和開發可持續的設計及工程方法,以改進循環經濟產品的再利用、修復、再製造與產品回收。因為深入討論循環工程設計的方法,該課程較適合對循環經濟有一定了解程度的人士。 Engineering Design for a Circular Economy 課程頁面 更多循環經濟知識與課程資源

關鍵字搜尋
文章存檔
最新消息

保持聯繫

聯絡表單

社群媒體

最新消息與活動

最新消息

活動專區

電子報

訂閱

財團法人資源循環台灣基金會

Circular Taiwan Network

10462 台北市中山區敬業一路97號4樓

+886 988-158-667

info@circular-taiwan.org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YouTube Icon

© 2020 by Circular Taiwan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