産業共生在日本:北九州生態城市 Eco-Town Kitakyushu

介紹 日本雖然與台灣同為島國,有許多資源都同樣須仰賴進口,卻早已注意到資源在線性經濟下對於經濟及環境的影響,因此自1991年便陸續制定再生資源利用促進法、容器包裝回收再利用法、家電回收再利用法、循環型社會形成促進基本法、資源有效利用促進法、建設資材回收再利用法、綠色採購法、食品回收再利用法、汽車回收再利用法等,以將日本建構成循環型的社會,而這些法律也促成了1997年所通過的生態工業園計畫。 從1901年北九州的國營企業八幡煉鐵廠投入生產,北九州工業區開啟了日本工業現代化的新頁,該地區優異的工業技術經驗使其成為日本四大工業區之一,並為日本戰後的經濟做出了許多貢獻。 但是高度的工業發展,也帶來嚴重的工業污染,讓整個城市付出經濟發展的沉重代價,隨著1980年代產業衰退,1997年北九州生態工業園區計畫通過日本經濟產業省與環境省核定,也是第一個通過此計畫的園區。北九州生態工業園區主要發展目標為:技術、人才和Know-How,以資源回收為中心發展成環保事業,並達成以環境與回收產業為主軸的地區發展。 20平方公里,434家企業 計畫前六年創造了約13.4億美金的投資與超過6400個工作 特色 教育與基礎研究 多家大學參與各項環保技術的研究與商品化、產業化研究、實驗外,也積極進行高等教育,人才培訓,基礎研究工作 鼓勵參訪,以實際成果說服當地社群 技術與實證研究 此區包含大學研究機構與企業試驗示範設施,同時也是日本園區中最大規模的研究聚落,由於距離居住區一大段距離,因此試驗所受到的限制也較小,試驗主要為偏向應用面的研究之實際試驗 環保科技事業化 綜合環保聯合企業區:包含塑膠瓶、家電、辦公設備、

產業共生在日本: 川崎生態城市 Eco-Town Kawasaki

介紹 川崎位於京濱東北工業帶的核心地區,鑒於川崎在近百年過度工業化及環境汙染問題,政府提出了「川崎市生態城市計畫」。川崎生態城市計畫的主要目標是創造一個資源回收利用的社會,以及振興海岸地區,透過減低工業活動對環境影響的方式。 生態城市占地2800公頃 有15間公司參與生態城市計畫,,400多人在裡面工作 鄰近東京能源設施及大眾運輸系統,可為東京工作機會 (川崎位於東京及橫濱之間,為重要交通樞紐) 特色 生態城市的特色為運用循環經濟的模式,將排出物及副產物作為原料有效運用。另外,充分利用臨海地區的鋼鐵、化學、石油化工、水泥等各種產業集中的優勢,通過生態城地區內各設施之間和大公司及中小企業之間的合作,促進在該地區的資源和能源的高度有效循環利用。主要將塑料、家電、難回收廢紙的重新循環再利用。 結語 日本川崎的生態城市計畫是由許多大企業與中小企業共同完成,且政府支持這樣的計畫也提供了動機使企業樂於合作,成功的主要原因在於政府是否支持及提供的誘因是否強烈。 (川崎生態城市資源共生示意圖。圖片來源:Industrial Survey on Eco Innovation Parks .pdf) 參考資料 川崎市經濟勞動局國際經濟推進室,川崎市的綠色創新 (https://www.kawasaki-gi.jp/chinese/) 川崎市經濟勞動局國際經濟推進室,環境先進城市 - 川崎市 (http://www.city.kawasaki.jp/280/cmsfiles/contents/0000033/33344/eco-panf(C).pdf)

産業共生在德國:勒沃庫森生態園區 Chempark Leverkusen

介紹 許多人到德國旅遊一定少不了將科隆大教堂排入行程中,位於德國北萊茵西發里亞邦的科隆身為德國第四大城,確實是一個工商發達、人文薈萃的城市,然而在如此精華的歐洲心臟地帶卻有眾多化學生產園區林立,其中生產化學品數達5000種、最為多樣化的園區就是這篇的主角勒沃庫森化學園區(Chempark Leverkusen)。 產品多樣化(5000多種),種類涵蓋化學、製藥及高科技 占地4.8平方公里,園區內有300家企業,工作人員數27700名 ,其中以拜耳(Bayer)集團最大 由Currenta公司負責營運管理 (圖片來源:Chempark Leverksen) 北萊茵西發里亞邦小檔案 首府杜塞道夫 位於德國西北,與荷蘭比利時相鄰 人口約1800萬,德國人口最多的邦 德國最重要的化學生產基地 境內共有10座化學生產園區 特色 專業化的園區管理者Currenta 拜耳集團有三大事業部門生醫、農業與材料,另外也跨足商業服務、技術服務以及工業區管理,Currenta即為工業區管理的專門企業。 由Bayer AG與Lanxess AG以60:40合資成立,Currenta的服務項目可謂包山包海,主要可分成六大類 公共設施的營運管理 分析性質的服務 回收與廢棄物處理 消防與園區安全 人員訓練服務 園區管理與對外溝通 其目的是提供企業在進駐園區後,即能馬上專注於產品生產,其他支援性質的工作都交給Currenta公司處理,也就是盡可能達成進駐即營運(plug and play) 。 效率、責任同等重要 基於環境與經濟考量,將回收及利用視為比廢棄處理更加重要與優先,因此有超過70家企業投入在提供生產製

産業共生在德國:巴斯夫生態園區 BASF Ludwigshafen Site

介紹 在台灣提到巴斯夫(BASF)這個世界第一大的化學品製造廠,除了化學製品外最知名的應該就是巴斯夫小小化學家這個推廣科學教育的活動;而若是在德國提到巴斯夫,相信很多人馬上聯想到的則是位於路德維希港(Ludwigshafen)、巴斯夫總部所在地的巴斯夫路德維希港園區(BASF Ludgwigshafen Site) 。此園區除了是全世界最大的用於生產複雜而精煉的化學製品的整合式化學品生產園區外,同時也是巴斯夫這家知名企業最大的生產基地、企業總部,以及研究重鎮。 ​ 園區占地10平方公里,包含約160個生產廠及2000餘棟建築物 工作人數39416名 25家其他較小型的企業參與其整合 特色 世界最大的整合性(Verbund)化學品生產園區 園區內生產製造透過將各個環節整合,使得中間產物及生產殘留的殘留物、過程產生的廢棄物變成其他生產過程所需的資源,不但減少運輸、廢棄物處理成本以及氣體的排放也提升了能源及資源的使用效率,創造了一條互相加値的供應鏈。 整合過程主要可分成三部分,供給整合、能源整合與架構整合。 供給整合: 園區內的各個生產廠都以密集的管線連接,並用來運輸基本的生產原料以及製程的中間產物,除安全、快速外也降低了運輸成本與對環境的影響。 能源整合: 生產丙烯酸的過程中使用到的丙烯在反應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的熱能,為了使用這些熱能而將其轉換成蒸氣,並透過管線運輸,成為其他生產廠重要的能量來源。 架構整合: BASF的汙水處理廠透過處理園區內160生產廠、路德維希港以及其他外部客戶的廢水達成了規模經濟。 優越的地理位置 地理位置的優越造就其對周圍交通建設的高效使用進而獲得資源取得的

産業共生在丹麥:1961-2014 將近半世紀的成長和變革: 廢棄、排放物需要資源化, 而非去化

「循環台灣」的呼籲: 極大化全台灣廢棄物和排放物的潛在經濟價値 (產業共生園區空照圖) 產業共生夥伴: 卡倫堡市内有多家的企業夥伴,含世界最大的胰島素生產者、世界最大的酵素生產者、北歐最大的廢水處理廠、丹麥最大的發電廠、煉油廠、法國石膏廠等 (產業共生園區內的合作夥伴) 經濟效益: ● 藉由回收、再利用,節省了300萬立方公尺的水 ● 每年減少24萬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 15萬噸的酵母,替代了80萬頭以上豬隻所需的傳統飼料中大豆蛋白質的七成 ​● 經由二氧化硫去硫化,產出15萬公噸的石膏,取代進口天然石膏。 看見丹麥 - 產業共生半世紀的成長和變革 漸進式,一步一腳印的產官合作發展模式 是世界上第一個運作良好的產業共生範例,抑是工業生態學課本中,節省資源、循環材料工業生產的教材。在該產業共生園區的公家單位、私人企業互相合作,使用彼此的副產品、共享資源:一間公司的殘餘廢棄物被當成另一間公司的資源,在封閉循環中被使用。牽涉超過30項交換關係的有發電站、一個魚塭、一個製藥廠、一個牆板製造廠…他們交易熱能、汙泥、蒸氣、石膏、灰燼和爐渣等。 (產業共生園區內資源交換關係示意圖) 想想台灣 - 有點走樣? 找不到推廣和落實「互利、互依、互信、互助」產業共生的腳印 其實我們的政府當然也意識到規劃「產業共生」的必要性,因此,環保署在 2006-2008 年間也在鳳林、岡山、桃園和柳營等四地推出了總占地123公頃的所謂生態工業區,Ecological Industrial Park,簡稱 EIP。但是即便這幾個工業區被環保署冠上「生態工業區」的字樣,但是這些工業園區實質上和台灣其他的工業區沒

現代財經論壇_國際發展循環經濟模式與啓示

循環經濟是什麼? 台灣社會目前對於循環經濟的兩個認知上的重大迷失。第一,循環經濟不只是一個「環保」議題。人們為了因應這種工業革命以來的長期社會環境破壞,想出了許多的保護措施與補救辦法,然而這樣的作為其實是被動的。循環經濟採用一種積極、主動(Creaventive) 的態度試著解決最核心的問題。第二,邁向循環經濟的改變不只是產業的轉變,而是整體發展思維的改變。生產者與消費者除了擁有傳統上的線性思維,也要擁有一個系統性的循環性思維。 從線性經濟要翻轉到循環經濟的4項思維轉變 天然資源是有限的 線性經濟的假設:資源是豐沛的 循環經濟的假設:資源是有限的 廢棄物不該存在 線性經濟假設「廢棄物是必然之惡」,是理所當然的,是成本。 循環經濟的概念是「零廢棄物」,廢棄物只是「資源被放錯地方」。 打造新的消費者價値觀 線性經濟的價値觀:「要擁有,才有快樂」。 循環經濟的價値觀:強調「使用權」而非「擁有權」。在未來的市場,擁有權會在生產者身上,而不是在消費者身上。商業模式會因應改變,而必須重新思考Redefine跟重新設計Redesign。Redefine是指對所有的東西去思考,到底需不需要這個東西。再談這個產品怎麼樣Redesign,可以讓Reduce,Reuse,Recycle的過程達到最佳效率。 生產者的責任擴大 線性經濟:企業的存在都是靠獨立性的發展。 循環經濟:「產業共生」的合作模式,讓一個業者的廢棄物是另一業者的資源。要落實這件事,將牽涉到商業模式的改變、法令的重新訂定,以及更重要的是,企業之間的信任。 循環經濟的價値觀移轉 消費者的需求轉變 從Product Economy到Dig

循環診斷工作坊

循環台灣基金會舉辦循環診斷工作坊,並邀請荷蘭Metabolic顧問公司、財團法人中鼎教育基金會協辦,邀請Metabolic創辦人暨執行長Ms. Eva Gladek與政府、產業、公民團體、媒體等各界代表分享循環診斷,剖析診斷的重點與阻礙,為聽眾展示如何一步步完成一個產業、城市、甚至是國家的分析,並輔以成功案例,讓台灣清晰看到發展循環經濟的機會與挑戰,更描繪出未來循環經濟的願景。 循環診斷的重點內容為: 分析產品、部門、公司組織的循環性之方法學 協助城市轉型循環城市的方法學 藉由實際案例解說,循環診斷如何協助了解不同範圍的循環現況與策略擬定 在過往基金會與各界的交流經驗中,台灣需要系統性地針對設定的範圍來盤點能資源現況,就質化、量化的基線資料,來分析出該區域落實循環經濟的契機點,是建立循環經濟轉型藍圖的重要初始步驟。 (左 : 陳惠琳副執行長;中 : Metabolic創辦人暨執行長Eva Gladek;右 : 黃育徵董事長) (循環台灣基金會左珩執行長為工作坊作結語)

關鍵字搜尋
文章存檔
最新消息

保持聯繫

聯絡表單

社群媒體

最新消息與活動

最新消息

活動專區

電子報

訂閱

財團法人資源循環台灣基金會

Circular Taiwan Network

10462 台北市中山區敬業一路97號4樓

+886 988-158-667

info@circular-taiwan.org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YouTube Icon

© 2020 by Circular Taiwan Network